您的位置:公海欢迎来到赌船 > 公海小说 > 南方落雨,北方飘雪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南方落雨,北方飘雪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2020-02-12 18:05

  青草弯着腰唱着歌,

有些乐章一开始,揍响的便是曲终人散。

  花儿羞红了脸 ,

有些乐章一开始,唱的便是缠缠绵绵。

  时间和云彩都流淌得一去不复返。

有些人,即便是再不舍,也得挥手说再见。

  有些乐章一开始,揍响的便是曲终人散。

申城降雨降温了,把有你和没有你的秋天冲洗了一遍。

  有些乐章一开始,唱的便是缠缠绵绵。

他的北城却飘雪了,白茫茫的一片。

  有些人,即便是再不舍,也得挥手说再见。

播放器里的歌曲已经换了一首,听完这首歌,西俍知道,自己会换了街道,换了夜晚,换了城市,换了路标,换到了一个会有南山的秋天,寒风吹起的日子,她想看见初雪。

图片 1

夜晚渗透到了眼神,单曲循环着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申城降雨降温了,把有你和没有你的秋天冲洗了一遍。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他的北城却飘雪了,白茫茫的一片。

part1: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播放器里的歌曲已经换了一首,听完这首歌,西俍知道,自己会换了街道,换了夜晚,换了城市,换了路标,换到了一个会有南山的秋天,寒风吹起的日子,她想看见初雪。

南山第一次牵起西俍手的时候,城南护城河边上大朵大朵的木芙蓉盛开,秋天的末尾季节,绯红了半个天际。

  夜晚渗透到了眼神,单曲循环着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牵到了,就是一辈子。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她低着头,看着脚尖害羞的说,一辈子。

  你在思念谁?

可是他们都太年轻,稚嫩的臂弯承载不了一辈子的冗长。

图片 2

那一年,南山17岁,西俍16岁。

  part1: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他们是不同年级的美术特招生,他们有着同一样的梦想,那些梦想,就像是油画布上的色彩一样,红黄分明,橙蓝相应。

  南山第一次牵起西俍手的时候,城南护城河边上大朵大朵的木芙蓉盛开,秋天的末尾季节,绯红了半个天际。

春天的原野,有他们写生的脚步。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牵到了,就是一辈子。

夏天的蔷薇,花瓣落满她们的画布。

  她低着头,看着脚尖害羞的说,一辈子。

秋天的银杏树下,叶子铺满他们一起走过的路。

  可是他们都太年轻,稚嫩的臂弯承载不了一辈子的冗长。

冬天来了,他说,我带你去看雪,给你温暖的呵护。

  那一年,南山17岁,西俍16岁。

白驹过隙的往往总是时光,走的太快,迎来送往多少个春秋。转眼间西俍与南山的高中生涯落幕在了在栀子花开的初夏。

  他们是不同年级的美术特招生,他们有着同一样的梦想,那些梦想,就像是油画布上的色彩一样,红黄分明,橙蓝相应。

等待总是漫长的,结局似乎并不完美。

  春天的原野,有他们写生的脚步。

西安美院姗姗来迟的入学通知书带走西俍,却留下了南山。

  夏天的蔷薇,花瓣落满她们的画布。

后来听说南山去了相邻的一个城市读了一个他自己并不喜欢的专业。他拒绝了家里高价换来读名校的机会,他说,他要站在西俍的左边,这样距离西俍的心更近一点。

图片 3

part2:如果爱情无望了,别让友情来圆谎。

  秋天的银杏树下,叶子铺满他们一起走过的路。

当时我们很多人都会以为南山和西俍会像所有的完美爱情那样,彼此陪伴,然后大学毕业,然后工作,然后结婚生子,然后漫漫征途,见证彼此的苍老。直到有一天,西俍的朋友圈停止更了,直到后来的很多天,西俍的朋友圈依旧停止更新了,直到再后来的后来,万圣节的傍晚,西俍拨通了我的号码,哭着对我说,他弄丢了南山,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他连分手都说的那么决绝。

  冬天来了,他说,我带你去看雪,给你最温暖的呵护。

西俍断断续续,带着哽咽并不完整的叙述着那些个纠纠缠缠的过往:

  白驹过隙的往往总是时光,走的太快,迎来送往多少个春秋。转眼间西俍与南山的高中生涯落幕在了在栀子花开的初夏。

毕业以后,西俍和南山一起去了南方一座城市打拼,期初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两个人互相鼓励,相依相偎,日子温暖单调的一天天度过,一晃,就是三年的时间,这三年里,西俍换过几个工作,给杂志社做过策划,上街头画过涂鸦,做过图案设计师,可是都做的不是很长久,因为她讨厌职场里的那些尔虞我诈,等讨厌那个秃头的带着厚厚玻璃镜片的上司,那对镜片后面,一双细长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的人心里发慌发毛,很长一段时间西俍都闲置在家,她不停的投递着简历,不停的面试,然后不停的失望,后来她开始变得敏感,开始怀疑人生,怀疑初选择画画的对与错,她变得孤僻,猜疑,没有安全感。

  等待总是漫长的,结局似乎并不完美。

而恰好南山在那段日子里,新上的项目有了起色,他天天的奔走在客户之间,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西安美院姗姗来迟的入学通知书带走西俍,却留下了南山。

西俍对南山说,我想去栖霞看枫叶,南山低着头在灯光下翻阅着资料,淡淡的说了句没时间。

  后来听说南山去了相邻的一个城市读了一个他自己并不喜欢的专业。他拒绝了家里高价换来读名校的机会,他说,他要站在西俍的左边,这样距离西俍的心更近一点。

西俍对南山说,我想喝星巴克的摩卡了,南三说,下周吧,下周我带你去。

图片 4

西俍说,我肚子疼,南山说,多喝开水。

  part2:如果爱情无望了,别让友情来圆谎。

啪的一声,西俍推倒了手里的杯子,掉在地板上,泪珠啪嗒啪嗒的掉在玻璃渣上。

  当时我们很多人都会以为南山和西俍会像所有的完美爱情那样,彼此陪伴,然后大学毕业,然后工作,然后结婚生子,然后漫漫征途,见证彼此的苍老。直到有一天,西俍的朋友圈停止更了,直到后来的很多天,西俍的朋友圈依旧停止更新了,直到再后来的后来,万圣节的傍晚,西俍拨通了我的号码,哭着对我说,他弄丢了南山,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他连分手都说的那么决绝。

南山看着西俍呆呆的愣住了。

  西俍断断续续,带着哽咽并不完整的叙述着那些个纠纠缠缠的过往:

西俍说,南山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如果你不爱我了,我会放手让你走的,如果爱情无望了,别让友情来圆谎。

  毕业以后,西俍和南山一起去了南方一座城市打拼,期初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两个人互相鼓励,相依相偎,日子温暖单调的一天天度过,一晃,就是三年的时间,这三年里,西俍换过几个工作,给杂志社做过策划,上街头画过涂鸦,做过图案设计师,可是都做的不是很长久,因为她讨厌职场里的那些尔虞我诈,等讨厌那个秃头的带着厚厚玻璃镜片的上司,那对镜片后面,一双细长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的人心里发慌发毛,很长一段时间西俍都闲置在家,她不停的投递着简历,不停的面试,然后不停的失望,后来她开始变得敏感,开始怀疑人生,怀疑最初选择画画的对与错,她变得孤僻,猜疑,没有安全感。

说完她打开了甩给了南山一组图片。

  而恰好南山在那段日子里,新上的项目有了起色,他天天的奔走在客户之间,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图片里,南山身旁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孩挽着他经过他们写字楼下面的星巴克,橱窗内还有来不及收走的摩卡。

本文由公海欢迎来到赌船发布于公海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方落雨,北方飘雪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