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公海欢迎来到赌船 > 公海励志美文 > 哈佛女孩刘亦婷: 引子:四所美国名牌大学同时录取刘亦婷

哈佛女孩刘亦婷: 引子:四所美国名牌大学同时录取刘亦婷

2020-01-05 11:13

  哈佛在1998年的招生中,就公布了在美国之外的30多个国家的80多位面谈人的姓名、住址、电话、电子邮件地址,并指明只能在当年9月15日以后,才能开始与面谈人联系。他们分布的地点包括巴哈马群岛、塞浦路斯、哥斯达黎加这样的小国和地区,但公布最多的还是西方发达国家,光一个德国,就有11个哈佛面谈人,比公布出来的整个非洲或亚洲的哈佛面谈人加到一起都多。这也大体上反映了哈佛在这些不同国家招生的数量或比率。

  拆开这两封特快专递的时候,激动的心情已经被好奇所代替。我们全家反复看了几遍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用最质朴的形式品味着胜利的喜悦:

  大体上颖推荐的大学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类是著名的长春藤联核 (IvyLeague),以哈佛大学为首。另一类是被美国人称为“超级微型学院”(SuperMinicolleges)的一批最有名的文理学院。

  “请告知你的姓名、出生时间、”电话那边,浓浓的美国口音的英语要求道。

  三九寒冬,屋外寒风袭人,屋内却是暖意融融。乔和婷儿的面谈,进行了两个小时。乔说的不多,但听得非常专注。有时,他提一两个问题,把谈话引向他感兴趣的方向,然后就让婷儿自由自在地在各种话题中漫游——说学校里的趣事,说以前和近来的各种感受,说想法,说打算,也不回避自己曾经有过的苦恼和困惑... 与乔谈话,有一种友善而又亲切的氛围,使婷儿畅所欲言。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

  晚上10点,是美国东部时间早上9点,我们的电话铃响了,正是拉瑞打来的。他先拨通了我们的电话,接着又拨通了哈佛大学的查询电话,然后让婷儿向那位哈佛招生办公室的值班小姐发问,因为哈佛大学只回答考生本人的查询。

  如果不说英语,仅从外貌上,不容易看出颖从小在美国长大。她坐在那里微笑着,更像是邻居家的乖乖女。

  第二天妈妈又带回了威尔斯利学院的特快专递,里面也是供婷儿签证用的入学资格证明(I-20表)和录取通知书:

  乔80年代毕业于哈佛,他的为人,正像我们所想象的哈佛毕业生那样——充满活力和激情,对与自己不同的文化,也抱有啥佛人的包容和理解。他对自己的事业非常热爱,知识渊博,富于智慧,又温厚诚恳。他在哈佛读书的时候,就对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立志将来要到中国工作,体验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像许多哈佛学生一样,他的人生蓝图得以实现。

  ----各地的畅销报纸纷纷转载有关消息;

  在是否申请美国大学的问题上,婷儿和我们都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犹豫不决。使我们决定不下来的原因,正是时间不足。

  ----新华社向全球发了通稿;

  下一次托福考试的时间是在3个月之后——下一年的元月16日!等到那时再考,成绩就要到1999年3月份才能寄出来,这样一来,将会错过绝大多数美国一流大学招生允许的期限,其后果不仅是耽误整整一年时间,更大的可能,是婷儿将会被迫放弃去美国读本科的整个计划。

  那段时间,婷儿实在是太忙了。

  这样一来,睡觉不足就成了普遍问题。婷儿高三的时候加上中午打个旽的时间,平均每天能睡上6个小时就不错了。

  ----这正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由于在此之前,婷儿和我们都把出国读书看成是大学本科读完后的事,以至婷儿除了学校安排的英语课之外,从来没有专门为考托福做过一点准备。

  也有军校教员要和婷儿探讨经济、文化和人生。

  1998年6月,婷儿正忙着高中会考时,收到拉瑞的电子邮件,他以惯常的简洁方式,开门见山地说:

  威廉·R·菲茨西蒙斯

  1998年2月中旬,婷儿和欧鹏登上了回国的飞机。当他们还在大西洋上空飞行,拉瑞的报喜邮件已经抢先一步飞到了成都外国语学校。婷儿他们一到家,报社的记者就连夜进行了采访。第二天,《成都晚报》在头版用大红标题登出了《蓉城中学生访美载誉归来》,其它媒体也争相报道。不论是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是一般市民,都认为他们在美国的出色表现给中国青少年争了光,也给家乡人民争了光。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特快专递内,还有哥伦比亚本科经济资助通知:该校将以奖学金形式,为婷儿支付在未来四年中所需要的全部学费、住宿费、书本费以及其他费用。第一学年的费用即高达354O0美元。

  我把名单反复看了好几遍,掂量着它们的分量。申请哪些大学,是事关婷儿一生前途的大事,需要有准确的预测。不论是估计得过高,还是过于保守,都会带来实际损失。

  立刻,我们全家爆发了一阵欢呼声。

  况且,婷儿也非常看重国内大学,就在国内考一所好大学读完本科也不错。国内名牌大学扎实的学风,同样能为婷儿一生打好基础。为了避免两头落空,国内高考不能放弃!

  我非常盼望你将能决定在九月份来登记注册。我为你未来的一切成功,致以我最好的祝愿。

  颖,一位威尔斯利学院二年级的学生,将要到成都做暑假实习。拉瑞希望,她能在语言和其他方面给婷儿提供帮助。

  还有很多想冒尖、想留学的中学生把刘亦婷看作学习的榜样。他们更想知道“怎样利用时间?” “怎样申请留学?”......

  所以国内高考,是不能放弃的。这样一来,就不得不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这历来是兵家大忌。

  亚被激发,被充实,被培植。

  暑假里,高二统一安排留校补课半个月。为了争取时间,我赶紧到外文书店帮婷儿买了一本专门扩大词汇量的书,让她先背起来再说。

  通知书。

  我们也到处托亲拜友,希望在较近的城市找到一个哈佛毕业生当面谈人。

  读者来信也从全国各地雪片似的飞来。

  至于这次面谈,可准备的东西并不多,因为准备工作在十几年来早就完成了。面谈像一道有无穷个解的数学题,无法预测对方会问些什么。可是只要你有深厚的积累,对方决不会看不出来。

  第一个谜底,被他猜中了。3月29日下午,我们收到了一封寄自蒙特豪里尤克院的特快专递,里面有供婷儿签证用的入学资格证明(I-20表)和录取通知书,由该学院的国际事务办公室副主任亲笔签名:

  ——带着我们的祝福,也带着我们的期望。

  消息借助英特网,顷刻之间传遍全国,引起轰动:

  招生面谈到底谈些什么?很多有可能得到面谈机会的中国学生,对此都会很感兴趣。

  正当婷儿为究竟选择哪所大学而四处征求意见的时候,社会上的人们却在反复琢磨哈佛大学看重的“不寻常的优秀素质和综合能力”究竟指的是什么?刘亦婷身上的“优秀素质和综合能力”又是怎样培养出来的?

  婷儿说:“如果我报了哈佛,很可能不会被录取。但是如果不报哈佛,我一定会遗憾一辈子的!”

  为了在招生中协调一致,所有8所长春藤大学一致商定,把它们寄出录取通知书的时间全都定在每年的4月1日。因为每年都有一些特别优秀的考生被它们不约而同地录取,为了让它们公平地被考生选择,这些名牌大学都严格遵守约定,以便让考生同时收到它们的录取

  哥伦比亚大学也是拉瑞建议申请的主要目标。在强手如林的美国众多大学中,它的排名和学术声誉一直都被排在最高的一档。它的校长中出过一位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它的教授和毕业生中,诺贝尔奖桂冠获得者的人数,在美国各大学中名列前茅,有56人之多。由于它不同寻常的优越地位,它对生源的要求也极高。对海外学生,光是托福成绩,最低限度都要达到600分以上。如果想拿奖学金,各项要求之高,更是不难想象。

  这四所美国名牌大学分别是:大名鼎鼎的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威尔斯利学院和蒙特豪里尤克学院。

  求保险,“杀鸡用牛刀”

  招生与经济资助办公室主任

  是否申请美国大学,成了婷儿面临的最大难题。不过,此时的婷儿已经比以前成熟多了,她知道做重要决定的方法。

  这些信婷儿和我们都很想回答,却又限于十分紧张的时间,不可能分别作答。我们只能用一本精心写成的书,同时回答所有读者的提问。并向所有来信的人致以我们真诚的谢意和歉意!

  “哈,错了!是613分!”接过婷儿递过来的得分清单,我心里不禁涌起一阵欣喜——这一下,我对留学的结果开始有数了!

  不过,能否被哈佛录取,他却没有绝对把握。哈佛毕竟是金字塔的塔尖。

  这既是一个令人咋舌的目标,也是一副沉甸甸的重担。

  真诚的

  拉瑞爱惜人才,那份无私就像洋雷锋,心情的殷切和执著也一点不亚于中国的伯乐。不过,拉瑞也像很多美国人一样,做事极看重效率和成果。他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也需要抓紧时间,多做几件有价值的事情。婷儿要是无法证明自己是一匹千里马,拉瑞也只好遗憾地把她从自己的名单上划掉。

  有天真的孩子问“为什么刘亦婷姐姐在父母眼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也表现在乔对人生伴侣的选择上,乔的妻子小梁,是一位长于美国的华裔美国人,更是一位娴淑聪慧,风度优雅的年轻女性。他们的幼子小安德鲁,还在呀呀学语的婴儿阶段,就已经开始对汉语和英语“兼收并蓄”了。

  1999年4月,对婷儿、对我们全家,的确是一段不平常的日子、经过近9个月极其艰苦的努力,婷儿申请美国大学的拼搏,到了该看结果的时候了。 不同的美国大学,发通知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对秋季入学的学生而言.发出通知日期从头一年12月到当年4月不等。婷儿申请的大学,主要是美国东部的长春藤大学以及与这些大学齐名的几所著名学院。

  在整个申请过程中,我们为婷儿精心安排了一套非常健脑的食谱,富含蛋白质和维生素,非常容易消化,此外还有各种水果,全都洗净消毒,拿起来就能吃,又省时间又卫生。这套食谱,使婷儿的头脑始终营养充足,运转灵活。

  我希望你能在今年秋季加入到威尔斯利学院的共同体中来。 真诚的 詹妮特·莱文·拉普利 招生主任 威尔斯利是美国排名第一的女子学院,能到该校就读,婷儿也可以心满意足了。可是婷儿还是没向学校报告喜讯。她还要等,因为她的梦想在哈佛。那些日子里,她耳边时常回响起那位哈佛大学毕业生在面试之后对她说的话:“我相信你会对哈佛和中国作出贡献,我希望你会被哈佛大学录取。”所以,尽管另外两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先到,她仍坚定地等待着哈佛的回音。很快,4月5日到了。按照哈佛大学的规定,这一天该校将开通一部查询电话,供那些想“先知为快”的考生查问申请结果,并要求用指定的信用卡付账、由于我们没有对方要求的信用卡,远在美国的拉瑞·席慕思先生,一位中美中学生交流组织的负责人,主动提议帮我们查询结果。作为婷儿的推荐人之一,他也非常想尽快知道结果。

  这次托福考试的成绩,最早也要到12月份,才能通过越洋电话查到。两个半月之后的下次托福考试,报名日期却近在4天之后。如果真考得不好,必须马上决定是否需要再考一次。

  傍晚婷儿回家来,我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婷儿高兴了一阵,又平静了下来。毕竟,还有更重要的“谜底”等待揭晓。

  确实,能被其中的任何一所录取,都是足以令人自豪的。

  埃里克则·J·佛达

  这话跟我的想法正好相合!我们固然对哈佛没有绝对把握,但凭婷儿的实力,希望还是相当大的。

  哈佛为什么选中了她?

  婷儿觉得我们的想法很有道理,立刻欣然点头表示同意。在许多次面临重大决定的时刻,尽管方案并不都是她自己提出,但她总是能敏锐抓住那个正确的答案,并漂亮地付诸实施。就连拉瑞,也经常称赞她的判断灵敏而准确。

  《成都商报》为刘亦婷开通的四部热线一下午就接到了近千个电话,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渴望从刘亦婷和我们这儿取得教子成才的“真经”。

  还在初中阶段,我们就多次教过婷儿:面临重要抉择时,务必“集思广议”。她牢牢记住了这套方法。她善于遇事先开“家庭会”,让我们各抒己见。等把方方面面的利弊都抖了个底朝天,她再最后拍板。用这个办法,她不止一次解决过棘手的事,尝到了“借脑’的甜头。

  1999年4月12日,《成都商报》用大字标题在头版头条登出了一则独家新闻:《我要到哈佛学经济》。记者雷萍报道:包括哈佛大学在内的四所美国名牌大学同时录取了18岁成都女孩刘亦婷,并免收每年高达3万多美元的学习和生活费用。

  同时,对婷儿英语水平的现状,我们也有不少机会耳闻目睹,能做出比较客观的判断。

  电话那一头,拉瑞也非常激动、他跟婷儿说了好一阵祝贺的话,意犹未尽,还要婷儿把话筒给爸爸和妈妈。他要同时向我们表示祝贺。

  事后证明,这份精心筛选的大学名单,对婷儿的定位是相当准确的,她报考的11所大学,大部分(大约70%)或者录取了婷儿,或者把婷儿列为候补录取者。可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考“托”的根基在哪里?

  除了应按不暇的采访,婷儿还要办理各种手续;还要抓紧时间强化英语;还要按父母的要来去快餐店打工,学习围着别人转,因为在高中阶段经常是父母围着她转;还要看很多很多原计划在中国的大学去看的书,尽可能补充一些民族文化的精华...... 为了这些不做不行的事情,婷儿怀着歉意,谢绝了多家报刊电视台的采访,已经交了钱想学开车考驾照的事,也只好停下来了、连着多少个月,站几每晚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她还得补补觉......

  尽管基础良好,婷儿对10月份拿下托福高分心里还是没底。

  哈佛大学的特快专递里还有一封玛洛女士的贺信。这位素不相识的招生代表也许是最早对婷儿的申请感兴趣的人。为婷儿安排与哈佛大学代表面谈的就是她。婷儿被一向挑剔的招生委员会投票通过,她当然也非常高兴。玛洛女士热情地写道:

  可是,我们自信拿得出一套十分有效的科学措施,能帮婷儿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下,使疲劳得到相当程度的缓解。即使是一天只能睡3-4个小时,连续运转两三个月,也能保证她这根“弦”不致绷断!

  有大学生向婷儿请教怎样学英语?

  “艾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得知哥伦比亚和威尔斯利都有专为中国学生设立的全额奖学金,当然,他们只接受最棒的中国学生。不知你是否愿意接受这个挑战:直接申请到美国大学读本科?”

  本科招生主任

  为什么我们在困难重重的情况下,能下定决心,支持婷儿走出一步“腹背受敌”的险棋?并且支持婷儿提前使用生父提供的在国内读本科的钱,用于申请留美的各项开支,而不怕“往水里丢钱”?

  一则轰动全国的独家新闻

  临考前,我陪婷儿去看考场。同批参加这次托福考试的,大约有五六千人,把川大的一个礼堂坐得满满的。他们当中的大多数,看起来都是本科毕业生,或者年龄更大。婷儿几乎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坐在这群人里面,显得很打眼。我们旁边是一位川大的研究生,胡子茬刮得发育,看上去很老练。他发现了婷儿这个“小字辈”,很好奇,跟她聊了好一会儿,然后转过头来问我:“你女儿这么小,就让她出国,放不放心?”

  亲爱的刘小姐:我很高兴地通知你,哈佛大学招生与经济资助委员会已经投票,赞成在2003年级为你提供一个名额。对你的这一杰出成就,请接受我个人的祝贺。今年,有18O00名以上的学生申请我校的1650个名额。面对众多富有才华、素质极高的申请者和相对较少的名额,哈佛招生委员会极为仔细地选择了那些表现出非凡的学业、课外活动和个人的实力的候选人。委员会相信,由于你不寻常的优秀素质和综合能力,你将会在就读哈佛期间和毕业后作出重要的贡献。

  婷儿能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经常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最后竟然还能以不寻常的高效率完成了申请美国大学的复杂程序,并取得成功。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听说这一点后,都感到非常惊讶。

  就连一些悲观失望的青年人,也把刘亦婷看作从“消沉中奋起的动力”,“迷茫中的灯”......

  要求面谈的表格是按时寄往哈佛了,可是回过头来看哈佛公布的面谈人清单上,中国的一栏只打了一个星号。这意味着,哈佛在中国目前还没有确定的面谈人。婷儿在此之前跟别的大学也要求过面谈,可是不幸被告知:“抱歉,无法找到在中国的面谈人。”

  我极其希望,你能到剑桥(注:哈佛大学所在地)加入到我们之中。

  大局已定——我当时有了这样一个直觉。

  然而,正在紧张备战高考的刘亦婷,却被这些明星大学同时录取,并获得全额奖学金!“全额奖学金”,是指学校全额免收在该校就读的全部学费、书费和食宿费用。

  不少美国大学都在招生指南中反复强调—-“建议面谈及访问校园”;“强烈建议面谈”,等等。对有经验的招生人员来说,短短半小时的面谈,有时可能比几十页的材料还能说明问题。

  曾经被我们最为看重的哥伦比亚大学,提供的奖学金比哈佛还要优厚,连假期都不需要为自己的食宿而工作。哥伦比亚大学的哥伦比亚学院录取通知书上写着:

  “借脑”与预测

  有年轻的妈妈问“怎样对5个月大的儿子进行早期教育?”

  说来很有意思——一般情况下,完全像是随意的闲聊,不拘形式,不限话题,天南地北、海阔天空。不过这种时候你却得留神,面谈人士一面和颜悦色地让你松弛紧张的心情,鼓励你叙述自己的见闻和经历,表达你的思考和见解,不时还引导一下偏离的话题;另一面会十分认真地听你说的每句话,力图深入了解你的内心世界、你的潜力、你的素养... 当你离去之后,他还会写出一份详细的报告,向母校叙述他在你身上观察到的一切,包括他得出的至关重要的结论——你对该校是否合适。

  我为你被录取,也为你所取得的许多成就而写信向你表示祝贺!作为你的招生代表,我感到非常快乐。

  如同打仗一样,谁胜谁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就是打后勤保障能力。在婷儿申请美国大学的过程中,我们精心制定了一整套科学的“后勤保障”措施,也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否则,也许她运转不到一个月,就会疲惫不堪。放养有价值的人生追求。

  1999年8月1日,刘亦婷终于办完一切手续,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开始了她人生新的奋斗历程。临行前,她亲热地搂着爸爸妈妈说:“我走了,你们就有时间写书了、快把你们培养我的过程写出来,去帮助那些渴望得到指点的父母和孩子吧!”

  颖一一美国名校的中国女孩

  由于你是在哥伦比亚学院历史上竞争最激烈的申请看之中被录取的,你和你的家人有一切理由感到自豪。今年,哥伦比亚学院为本届的955个名额而收到了13O00件入学申请。

  6月底,拉瑞来了一个电子邮件,告诉婷儿一个新的消息:

  威尔斯利学院是美国总统夫人希拉里、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及宋美龄、冰心等名人的母校;而哥伦比亚大学和蒙特豪里尤克学院也都是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每年申请入学者如过江之鲫,就连美国本土的学生也很难考上。至于报考世界顶尖级的哈佛大学,更是被“留学指南”专家叹之为“难于上青天”的事情。

  一般而言,那些名牌大学的面谈人都会是些感觉敏锐、眼光犀利、富有经验的人,他们对申请者的观察不是入木三分,也是八九不离十。因此他们的意见,也会很受母校的重视。

  亲爱的亦婷: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全家只有伸长了脖子,焦急地等待——一根据哈佛招生办的安排,正常情况下,申请哈佛的外国学生们,早在头一年的9月15日,就可以跟世界各地的面谈人约定时间做面谈了、现在,已经迫近2月下旬,哈佛招生委员会投票拍板的日子——3月份,一转眼就会来临,时间还来得及吗?

  ----数十家媒体争相采访刘亦婷和她所在的成都外国语学校;

  那位老师好奇地问我:“你的娃娃得好多分吗?”

  四封来自美国的特快专递

  1998年,哈佛学费为21342美元,加上房费、书本费、健康保险、日常生活服务费等等,总额是33250美元。这还不包括长达3个月的暑假生活费用。其他美国大学也大同小异。哥伦比亚大学这年收费33296美元,比哈佛还高。普林斯顿收费33O40美元,布朗大学稍低,也要交31950美元。它们任何一家每年收费的1/4,都会使大多数中国工薪族裹足不前。

  婷儿�一报了过去、接着是最令人忐忑不安的几秒钟。电话听筒里,听得见僻僻啪啪的电脑键盘敲击声。

  我们马上把这个邮件转发给拉瑞,拉瑞的反映比我们还兴奋。他立即行动起来,拜托他在北京和成都两地认识的美国人,帮助婷儿查找在中国西南地区工作的哈佛毕业生——拉瑞深知婷儿正处于时间紧缺状态,他也希望婷儿少跑一点路,多一点准备高考的时间。

  亲爱的艾米:祝贺你!威尔斯利学院招生委员会已投票录取你为2003级的学生、你是值得赞赏的,因为你以多方面的成就,将自己与威尔斯利学院有史以来最大的申请者群体相区别;对威尔斯利学院而言;是你的学业和个人的成就,将你置于具有极强竞争力的各类富有才华的竞争者的前列。

  得知拉瑞的来信内容后,我们3个人先都兴奋了一阵—一我们觉得,拉瑞的态度又一次证实了婷儿的发展潜力。接着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到美国读书,毕竟是关系到一生成败的重大安排,不仔细权衡利弊,不能轻率做决定。况且它涉及到的具体问题太多太多。一旦确定出国读书,婷儿现有的整个生活安排都需要做出大调整,这就像一辆飞驰的汽车想转急弯一样困难。

  这些名牌大学录取新生的最后一关,是招生委员会的委员们集体投票。哈佛大学的招生投票时间,是在每年的3月中旬、[BF]即使投票结果出来,在规定发通知的最后一分钟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

  同样重要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的“后勤保障能力”能帮助婷儿克敌制胜。

  这一刻,我们已经等得很久很久。它是我们从十几年前为婷儿选择了素质培养之路之后,一直等待得到证明的那个结果,一个对父母心血的最高奖赏!也是对婷儿十几年来卓有成效的奋斗历程的最佳奖赏!

  但是,考试结束后,婷儿带来的消息似乎不大好:“唉,可能没考好!”她委屈地噘着嘴说:“好倒霉呀!考试的程序跟模拟考试好多都不一样。害得我开头几题都没做好。第二部分开始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可以说,放弃任何一所学校都让人惋惜到心疼。可是又有哪所大学的吸引力能超过世界顶尖级的哈佛大学呢?

  “任何一所!”婷儿向往地回答,“能被这里面随便哪家录取,我都够满意的了。”

  4月7日,我们又同时收到了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寄来的特快专递。

  当时婷儿才满17岁,做什么决定,都还需要监护人的同意。所以拉瑞也没有忽略从法律的角度让婷儿征求父母的意见。

  深圳有一家公司甚至提前发来了聘书,力邀刘亦婷毕业后加盟他们公司......

  就在我们的长途电话快打出点眉目的时候,拉瑞来了一封电子邮件,带来了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看来,婷儿已经有一个“保底”的好学校了。蒙特豪里尤克学院(MountHolyokeCollege)是美国东部的一所著名女校。多年以来,它一直是与8所长春藤大学相对应的“七姐妹”女子学院之一。

  一方面是由于时间太仓促了,另外,词汇量离托福高分的要求也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托福要想考好,词汇量应该达到8000——100O0。而婷儿在六七月份掌握的词汇量大约还在5000多的水平。两三个月里,拿下将近5000词汇,还要练得烂熟,难度大得吓人。

  可是,爸爸(婷儿的继父张欣武)却有一个办法推测结果一-他从婷儿6岁开始,就直接介入了婷儿的教育,其后又手把手地带大了婷儿,有效地指导了婷儿以后的整个成长过程、根拥多年以来我们所使用的家庭教育方法,他深知这些方法的实际效果,因此他非常肯定地认为,婷儿至少会被这些名牌大学中的一所录取。名牌大学要招收的,不就是优秀的学生吗?他坚信十几年来我们坚持不懈的家庭素质教育,足以使婷儿达到大多数世界名校的录取标准。

  在颖的身后,我能想象到她的父母一-尽管移居异国,仍然怀着对故土深深的眷恋,而且非常明智地使颖在融入美国文化的同时,也保留着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和热爱。实际上,这种同时熟悉两种语言和文化的孩子,将会比那些“比美国人还美国人”的华人子弟有更大的发展余地。

  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更是又激动,又羡慕,无不渴望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第二个、第三个刘亦婷......

  婷儿的外语能力明显胜于一般人,学起来特别轻松,这不是偶然的,而是从婴幼儿阶段有意培养的结果。婴幼儿阶段的双语习惯,能够同时促进语言能力和智力的发展,这应该是一个没有疑问的事实。婷儿受过这种训练,在语言方面一直特别敏感,尽管在初中之前没有正式学过英语,但一进外语学校,就轻而易举进入了角色,并按照我们的要求,很快做到了“英语拔尖,口语流利自如”。另外,我们也十分了解成都外语学校的教学水平。该校学生掌握词汇量比普通中学的学生高出一倍以上,在此基础上,学校又十分重视听力和口语训练。而且从初一年级的学生上第一堂英语课开始,老师就要求学生们养成用英语思维的习惯。6年下来,大多数学生说英语都能达到不假思索的地步。比那些需要先在脑子里把汉语翻译成英语的学生,显然强得多。婷儿又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考托福得高分当然不应该成问题。

  好像意犹未尽似的,这位主任在签名下又用手写了一行:“希望你能加入到我们之中。”

  当时,我们正赶上单位集资建房搞拆迁。春节一过,就要断水断电,而且,由于春节期间电信局不办理电话移机,婷儿与美国大学的E-mail联系也要中断。于是,婷儿又熬更守夜地完成了此次申报的最后一篇论文,并赶在电话停机前发了出去。然后,婷儿回到我们在学校附近给她税的房子里准备高考的功课。

  有小学生的家长关心“怎样给孩子缺什么补什么?”

  是啊,妈妈想,现在决定胜败的不是干劲,而是时间。看来,光是由父母把她的生活琐事包下来还远远不够,还得另想办法,帮婷儿把赛车的油门踩到底。

  这些长春藤大学,就是我们等候的重点目标。在与哈佛大学的代表面谈过后,婷儿就全身心地投入到高考复习中去了、爸爸妈妈却掰着手指头一天一天地数日子,差不多每天都要猜这三个谜的谜底:“能被录取吗?能被哪些学校录取?能被哈佛录取吗?”

  在华盛顿参观美国最高法院的时候,婷儿曾经跟肯尼迪大法官探讨过一个在最高法院引起争论的民权方面的案例。给在场美国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仅是她思维的敏捷和清晰,也包括了她几乎无懈可击的英语口语。这一点,后来被拉瑞反复提到。

  亲爱的亦婷:

  我们要婷儿邀请颖到家里来作客,希望这位远离父母的女孩能多感受到一点关爱之情。

  ----无数中学和小学的老师们,自发地在课堂上向学生们推荐刘亦婷的事迹;

  颖跟婷儿接触以后,了解了婷儿的实力,觉得婷儿有能力问津这些大学。

  刘亦嫔是怎样培养出来的?

  班主任张惠琴老师在这一特殊时期给了婷儿特别的支持——特讲婷儿每天晚自习时在教师休息室准备托福,其他老师也在张老师的拜托下给予婷儿宝贵的理解和支持。婷儿抓紧一切可能的时间,哪怕只有三五分钟,也要拿起托福教材看几眼,戴上耳机听一段。集腋成裘,聚沙成塔。晚自习是难得的整块时间,婷儿在张老师的办公桌上争分夺秒地学啊,练啊,自我模拟考试的最好成绩终于达到了670分。

  真诚的

  1998年初应邀访美期间,婷儿曾经到著名的威尔斯利学院访问过,并且坐进该校的课堂,听过美国的大学课程。在一节微观经济学课上完后,美国老师对这位中国中学生的听课情况特别关心,专门过来问婷儿:“艾米,我讲的课你听得懂吗?”

  祝贺你!哥伦比亚学院的主任奥斯汀·奎格利和招生委员会的全体成员与我一起通知你,你已经被哥伦比亚学院录取了。作为2003级的一名成员,你将以你天赋智力和个人的才能,成为一个学术群体中富有活力的组成部分。我们期待,所有你的这些能力都将能在哥伦比

  临阵磨枪,很容易变成败兆。在临近高三的门坎前,时间贵如黄金,仓促上阵考托福,能考出好成绩吗?

  “Congratulation!(祝贺你!)你被哈佛录取了!”值班小姐热情地说。

  “文理学院”(LiteralArtsCollege),在美国是指那些只有文、理两科的学院。而美国人所说的“超级微型学院”(SuPerMinicolleges),则专指美国东北部地区几所历史悠久的名牌小型文理学院、如威尔斯利学院、安姆赫斯特学院等等。

  “是的,我听得懂。”婷儿答道。然后,她不慌不忙,把刚才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内容要点用英语完整地复述了一遍。美国老师在惊讶之余,不禁连声称赞。

  除了名气,该校还有许多吸引人之处:它对学生学业实行高标准的要求,使学生们普遍都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它所实施的学术交流计划,使学生们有机会进入美国其他最好的大学去博采众家之长。与之交流的大学中,就包括美国的“清华大学”——MIT (麻省理工学院)。这对不满足于一般文科课程的婷儿,吸引力非常大。她希望自己的求学经历中,有一定程度的工科背景。

  婷儿采纳了我们的建议,在最紧张的阶段,每天都要跑步,课间就跑楼梯或练起蹲。动静结合,使大脑处于交替兴奋状态,避免了把“弦”绷断。

  报上了名,就忍不住想:婷儿的托福究竟会考得怎么样呢?

  我心里像放电影似的,十多年来的往事一件件从心底浮现出来。我仔细掂量了婷儿在课内课外的表现,还有那些并不体现在成绩单上,却是成功者必不可少的种种良好素质,心里渐渐觉得有底了。我认为颖对婷儿的评价是可信的。婷儿完全可以根据颖的这个大学名单去搏一搏。

  妈妈想出了一个很好的方案:每天由妈妈坐出租车接送婷儿,这样,就可以每天多出至少4个小时的有效工作时间来,而且非常安全。婷儿忍不住欢呼道:“妈妈简直是天才!”

  面谈人(Interviewer),是每次面谈时,与申请人直接谈话的人,也是面对活生生的申请人直接下结论的人,他们是招生委员会延伸的耳朵和眼睛,对能否被录取,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所以,如果你申请留学时得到了面谈的机会,一定要认真对待!

  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忍不住问婷儿:“你是不是因为没有信心,已经决定不报哈佛大学了?”

  在婷儿填表的先后顺序上,哈佛大学原来被排在最后。因为哈佛大学要填的表格实在是太多了。它所要求和建议你提供的材料,也超过其它所有大学。别的大学特别注明“不要寄成捆的获奖证书”、“不要寄录音带、录像带”... 哈佛却愿意接受你认为能证明你能力的各种东西。

  婷儿顾不上喘息,又马不停蹄地回校准备高考去了。她一算时间,离上考场还有足足4个月呢!经过了冲刺哈佛的磨练,她对时间和人的潜能都有了新的认识,她觉得完全来得及向北大发起“猛攻”。

  在等待托福成绩的日子里,刘亦婷度过了她有生以来最忙碌、最艰苦的两个月。每天,在完成了学校非做不可的一切学习任务之后,剩下的分分秒秒——一短暂的课间、饭后、熄灯铃响过后的深夜...几乎都用到了申请工作上了。

  妈妈又说:“所以还是应该报哈佛!这样增加的负担不能说很多,但是可能得到的收获,可就太大了!”

  “超级”,则是说它们的档次都相当高。尽管它们规模都不大,也都没有设立研究生院。但由于它们都在长达一两百年的时间里建立了极好的学术声誉,师资力量非常强,在它们的教授中,同样有获得诺贝尔奖的学术泰斗级的人物。它们的学生,毕业之后大都能考入出色的研究生院,或是找到颇不错的工作。所以它们在美国历来是美国的尖子学生竞相角逐的目标。

  在哈佛大学的入学申请表上,有一个“是否希望面谈”的选项,婷儿毫不犹豫地在上面打了个钩一-她非常希望有机会跟哈佛的代表见见面,她相信哈佛选派的面谈人,一定会有一双慧眼。

  颖问婷儿推荐的大学中,首先是她正在就读的威尔斯利学院。该校历来是美国公认最好的、带有贵族色彩的女子学院。肯尼迪总统的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就是从这所学院毕业的。

  拉瑞征询了乔的意见。乔听说此事后,立即欣然应允当婷儿的面谈人。一件大事,就这样水到渠成了。接着,拉瑞迅速地把乔的情况和通讯地址告诉了哈佛招生办,哈佛招生办也以最快的速度给乔寄去了面谈所需要的一切材料。接哈佛规定,面谈人只有在看完了要求的材料后,才能进行面谈。

  “你看我哪有时间嘛!”婷儿委屈地说,“我每个星期只能在周六晚上回家才用得成电脑,就算我不洗澡、不睡觉,也填不完这么多表格呀!”说完又埋头忙她的去了。

  比如说:“假若你写了一本300页的自传,请提交第217页。”“假如你招生,要问问题,问什么问题?自己回答,字数不限。”“描述你对第一年大学生活的展望,你的存在将会怎样在校园里被知道?”“讨论一个对你而言重要且关心的个人、当地、国内和国际问题”... 校方希望通过精心设计的种种问题,达到“以与各种成绩、分数和客观资料不同的方式认识你”的目的,刘亦婷怎敢掉以轻心!那些日子里,婷儿经常夜里三四点钟才能上床睡觉,有时候累得在电脑前掉眼泪,但早上妈妈一叫,她仍会一轱辘爬起来赶到学校去上早自习。就这样,为了心中的梦想,她咬紧牙关挺过来了,不仅按计划完成了留学申请,而且以“全优”成绩结束了高中的学习,并在高考“一诊”中仍然名列前茅。尤其令人欣慰的是,美国传来的托福成绩不多不少正是想要的640分。

  哈佛的教育资源是得天独厚的。它的毕业生和教授,是世界上获得诺贝尔奖比例最高的群体之一。

  对婷儿托福模拟考的得分,我做了仔细的分析,我发现她最强的是专考听力的第一部分,很少有错。第二部分考的是结构和书面表达。这一部分的分数占整个托福满分的一半以上,婷儿丢分,大部分都是在这里。但是总的来说,丢分还不算多。如果突击一下有关的知识,还可以进一步减少失分。第三部分考阅读理解,又是婷儿的强项。

  为了争取时间,婷儿先发出了一批索要入学申请表的电子邮件,然后开始征求我们对这个初步名单的看法,以便拟定一个更妥当的名单,用成本较高的国际信件去索要入学申请表。

  乔不仅热爱中国文化,还特别喜欢四川和成都。他觉得成都比北京、上海更有中国味儿,更富于中国传统——他很能欣赏那种富有沧桑感,能体现中国悠久历史文化内涵的事物。他对四川的喜爱,甚至延伸到味道浓烈的麻辣川菜。

  很明显,婷儿到底愿不愿意到美国读书,拉瑞还没有把握,因为在美国的C-SPAN电视台答听众热线的时候,婷儿是惟—一个表示不打算到美国读大学的中国学生。在婷儿访美之前,我们全家曾经商量过对婷儿读大学的设想,大家一致的看法,都觉得在研究生阶段再出国更合适。在C-SPAN,婷儿回答的,就是当初的这个设想。正因为如此,拉瑞感到有必要先征询一下婷儿的意见。

  帮婷儿查询托福考试成绩的是她在美国读研究生的表舅。主办托福考试的ETS (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开通了一个专门的查询电话。付10美元的查询费后,就可以通过打国际长途,提前得知结果。电话查询的时间刚到,热心的表勇就把ETS的电话拨通了。一问,把他高兴坏了——640分。

  学校的作息制度, 要求每一名学生从早上 6: 3O就要到操场参加早锻炼。紧接着,每天的紧张学习任务就像压路机似的,轰隆轰隆地碾将过来、除了午饭后和晚饭后短暂的休息之外,学习一直要持续到晚上10:30。

  考试那天,妈妈陪婷儿一起去考试中心,以免路上遇到偶然事件使婷儿不能顺利到达考场。我们家习惯在重要的事情上加保险。

  尽管对90%以上的申请看来说,失败都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尽管在最后1秒钟之前,谁也不知道招生委员会的幸运之星会闪烁在哪些人的头顶,但至少我们知道,婷儿已经极其出色地做完了她该做的一切,即使失败了,她也可以无愧于心了。

  大多数中国女孩跟人谈话的时候,特别是面对认识不久的人,极少有目不转睛注视着对方的习惯。但颖谈话时常常专注地直视对方,一点也没有目光的游移。这是西方人常见的习惯。而且她的目光既直率又坦诚,让人从目光的交流中,就能很快了解她。

本文由公海欢迎来到赌船发布于公海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哈佛女孩刘亦婷: 引子:四所美国名牌大学同时录取刘亦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