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公海欢迎来到赌船 > 公海古典文学 > 千里迢迢只为一面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千里迢迢只为一面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2019-12-21 23:42

柳笙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惊动的作为警长的大舅子,他一下子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阿莲,等我,等我考取了功名定会回来找你。”书生看着那个美女坚定的说。

而我就一个写书的人,在民国这种异事凭出的年代,如果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写,那么也太没有水平了。所以我以前也是偶尔来找找苏文木谈谈案子的事情,到了后来来的频繁了,也就认识苏芸了!

“阿莲,对不起”郝磊说完,女鬼边哭了起来。

公海欢迎来到赌船,天被一层层的乌云压住,大风吹得小林树叶娑娑作响,远方的马车踩在泥泞的小路上行走的特别匆忙,马车内穿着绿色长裙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子坐在用木板做的凳子上,她神情慌张,脸色苍白,偶尔还撩开马车上的窗帘看着后面那条路,狂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大雨洒落,花了她精致的妆容。

郝晴晴一脸同情的看着哥哥,不知道该说什么,哥哥自小就被这个梦所纠缠着,可是自从两年前哥哥就再也没有做过这个梦,可是不知道今天为何又开始了。

苏文木是一个无神论者,他从来有都不相信的这些鬼神之类的东西,我们的遇见是在日本留学时候,他学的本来是心理学,回国之后进了警署,当了警察。不过他不大喜欢穿着警服上班,依旧是穿着一件淡青色的袍子,脖子上挂一个灰白色围巾。还在白皙的脸上再挂上一个圆形的黑框眼镜。抱着一些档案袋就匆匆走路去警署,

可是到了家乡却被父母告知阿莲已死。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看了眼苏文木作出疑问状态:“这……?”

而书生悲痛欲绝,没过多久也抑郁而终了。

公海堵船app下载,888000aa赌船,苏芸突然之间大声叫我的名字:“古月姐姐,还请留步!”

“晴晴,你昨晚为什么过来啊?”郝磊一边喝着粥,一边问着妹妹。

我想如果当时答应了的话,会不会就已经没有在这里跟你们的讲话了!后来的几天夜里,我依旧总是看到那个全身湿漉漉的女鬼,毕竟柳笙的家中是书香门第,自然不信这些东西,所以在我鼓足勇气告诉柳笙说我看到了女鬼之后,他还以为我在说笑……”

“啊”郝磊被吓得惊叫了一声,而后眼前的这个人就把头发往后一拨,露出真容来,原来这个人是郝磊的妹妹,晴晴。

我们坐在了大厅之上,苏文木开门见山的问柳笙是否知道苏芸这几天遇到的事情。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郝磊看这个女鬼似乎并没有要伤自己的意思才开始动了动身体,开口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我家?”

为了安抚自己的妹妹,说自己明天就去的柳府找柳笙谈一谈!

“不是的,昨晚我来的时候不也是没有开灯么?但是我却没有这种感觉啊”

苏芸说着说着,又开始重复着刚才话。她还说如果她和小幡在住在柳府的话,终有一天会被那女鬼给害死的!

郝磊看到厨房里面有个人正在寻找着什么,于是郝磊便悄悄的走过去,正抬高棍子准备打下去,结果那个人突然转过来,郝磊看到眼前这个人瞬间被吓得不轻。

我看到苏文木将眉蹙紧,觉得毕竟是人家私事,还是不要多听。于是轻语一句:“文木,我还是先走了罢!”

不,那不是我,因为那个人身穿古装。

苏芸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当帐子被风吹开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披散着头发,浑身湿漉漉的女子,她那长长的指甲,在下子秒就有可能刺穿我喉咙!我因为害怕,死死拿着被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和小幡的眼睛。后来我还到这个女子,用空灵的声音叫我“夫人!”。

“好啦,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快吃吧,吃完回房休息,我明天送你回去。”郝磊摸摸自己妹妹的脑袋说道。

苏文木也觉得这种情况,不应该多留我,于是点了点头。还关切说了句:“古月,回去的时候慢点!”

画面一转,书生考取了功名,却被皇上封为驸马爷,并且昭告天下。

她起初埋头不语,过了好久竟然小声哭了起来,一边用帕子试着泪,一边讲道:“事情发生在两个月前的夜里,柳笙因为有一些事情,就留我和小幡一个人在家中,等到挂在走廊上的灯火被风熄灭,原来还可以看到一些东西的屋里一下就变的伸手不见五指,小幡突然之间大叫起来,他的梦话从开始的模糊变的格外清楚,他用十分害怕的口吻大喊:“妈!妈!她来了!她来了!”

“这是哪里?”郝磊醒了以后就看见自己的四周一片发白,女鬼、妹妹、屋子全都不见了。郝磊正想叫妹妹,但是却突然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美女,而她的身后就是我自己。

我转头看她的时候,她的神情突然之间变的很紧张,手里还抱着小幡,直接激动的站了起来。

可是书生心里始终惦记着阿莲,于是违抗了圣旨,所幸皇帝并不是昏君,就取消了婚事,书生便返回家乡。

苏文木笑了笑说道:“就留下吧,可以同我一起劝劝我这妹妹!”

郝晴晴一听立马点头说道:“我马上就去”

她突然情绪激动的推开我,一直摇头地说道:“不可能不是鬼的,古月姐姐,你是不知道当时有多么恐怖……”

而阿莲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

苏府祖上以经商为业,终富甲一方。不过到了这一辈,正值乱世,家道不似以前,而且家里只剩下苏文木和他的妹妹苏芸,苏芸从小就长的漂亮,还能识文断字,弹曲识音后嫁到我们晋城里的大户柳家,也差不多有四年的多了,婚后夫妻和睦,相敬如宾。怎么突然之间就跑回家让自家哥哥做主,要跟这柳笙离了?

原来阿莲看到了告示,以为书生负了她,就自尽了。

我知道苏文木讨厌的就是别人在他的面前谈及鬼神,但是这一次,看着苏芸的样貌,他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郝磊看着自己妹妹吃完饭就回屋了,可是却也睡不着了,看了看钟表,已经凌晨两点半了。郝磊知道,自己被惊醒的时候肯定是午夜十二点,因为以往都是这样的。

我那天夜里没有回去,留下来陪着苏芸,将就照顾着才三岁左右的可爱地小幡,等着差不多三更天的时候才去睡了会儿。

“不要,不要,啊”郝磊再一次从梦中清醒过来,心跳的非常的快,那个梦太过于惊悚了,而且非常的真实,让郝磊非常的害怕。

等到第二天,我随着苏文木和苏芸母子一同去了处于晋城城东的柳府,柳笙知道做警长大舅子来了,自然是笑脸相迎。

“那你今天还回去吗?”

苏芸带着小幡来找苏文木的时候,我恰好也在苏府上坐客。

过了一会郝晴晴从洗浴室出来,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然后赶紧跑到餐桌上就吃起了饭,一边吃还一边说道:“哥哥,你是不是又梦见那个梦了?”

虽然苏文木是苏芸的哥哥,但毕竟男女有别,所以还是我留来照顾好一点!

郝磊看着自己的妹妹,实在是头疼,于是就说:“等着吧,对了,把你的脸洗干净去。”

苏芸将手中的热茶一饮而尽,从她的眼睛之中我竟窥到了一些恐惧。

而阿莲因为执念太深,不肯投胎,一直在寻找书生。

苏芸将茶死死的捧在手心里,身体有点颤抖,她将头埋的很低,过了好久才小声说道:“大哥,你去帮我向柳笙讨一封休书罢!”

此时的卧室漆黑一片,恐惧充斥着郝磊的周围,似乎要把他包围起来。郝磊非常的害怕,于是准备把灯打开,可是郝磊正准备打开灯的时候,突然听见客厅有声音,于是郝磊拿起床头柜里面的可以伸缩的棍子就往客厅里面走去。

这样子看起来比苏芸的先生柳笙更像一个教书先生。

黄泉路上,书生一直在寻找阿莲,可惜没有找到,终投胎转世了。

我笑了笑,正要打开门的时候。

“哥,你醒醒啊,哥”郝晴晴焦急地叫着自己的哥哥。

苏文木不免又问几遍她:“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杀人背后的秘密,一个死刑犯的死前吐露!

本文由公海欢迎来到赌船发布于公海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千里迢迢只为一面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关键词: